>> 打印机版 关闭窗口 <<
证词: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旅居荷兰大法弟子的迫害

邓清

【圆明网】作者简介:邓清,女,今年27岁,是北师大数学系96界本科毕业生。在校期间,因为学业优秀,曾获过一等奖学金和当时学校的最高奖,宝钢教育奖。毕业时获得“北京市优秀毕业生”称号。在一位知名教授的推荐下,96年9月获得奖学金来到荷兰念硕士。2001年9月于荷兰埃因霍芬技术大学毕业,获得博士学位。目前在荷兰的一家电脑公司任职。

2002年9月在我旅行丹麦的途中,我的护照被盗。11月初,我去海牙的中国领事馆申请补办护照。当时,工作人员说,两三个礼拜后我就可以拿回护照。我想那时没有人意识到我是法轮功学员。三个礼拜后,我被告知,如果我想拿回我的护照,必须写一份放弃法轮功的声明。

在此,我有必要首先介绍一下我是怎样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的。在我修炼法轮功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患有严重的持续性头疼。剧烈的头疼使我的精神几乎崩溃,学习效率很低,面临不得不放弃我喜爱的学业。情况越来越坏,我以为自己正在走向死亡。那段时间,我四处求医问药,看过中、西医。没有大夫能够找出我头疼的原因,更无法提供任何帮助来减轻我的痛苦。

98年7月,我开始修炼法轮功。我的头疼很快缓解,然后消失,不再干扰我的学习和生活。随着学法修心,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。在过去的四年半时间里,我从未吃过药。我确实得到了以前得不到的健康。2001年9月,我顺利地完成了博士学业。这对当初因为健康状况面临退学的我,是不可想象的。身体上的感受,只有自己体会得最深刻。我深知,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。

因为我修炼大法身心受益,所以赶紧把大法介绍给在墨西哥留学的男友,徐帆。他是北师大硕士毕业生。99年8月,我们在国内举行了婚礼。与此同时,他走上了修炼道路。此后,徐帆留在了国内。

徐帆和其他在国内的修炼者一样,受到了严重的迫害。1999年11月,徐帆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拘留。2000年6月因为在公园公开炼功而被开除工作。2000年底,徐帆因为被警察发现包里有法轮功书籍而在北京被捕。此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,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团和劳教所。2002年5月他才被释放。我至今无法了解他在劳教所受到怎样的非人折磨和精神虐待,因为他不愿意回忆。这些磨难使他放弃了修炼。他释放后依然受到歧视,政府拒绝给他护照。所以至今无法来荷兰和我团聚。一想到他所承受的苦难,我的心几乎要碎了。

今天中国大使馆以扣留我的护照,来威胁我放弃法轮功。我曾是一名重病患者,放弃炼功对我来说意味着旧病复发,甚至死亡。那时有谁能为我的生命安全负责呢?中国大使馆这种做法是不人道的。从另一方面讲,宪法规定,公民有信仰自由。中国大使馆有何理由来干涉公民的信仰权利?

另外,我在荷兰的居留延期因为没有护照而变得困难重重。因为我的居留问题,我的老板担心不得不解雇我。我知道,在中国成千上万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开除工职。我距离中国如此遥远,难以想象类似的迫害居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
同时,此事给我和丈夫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。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2000年9月。从今以后,我和丈夫的相聚因为江氏集团对我们的迫害而变得遥遥无期。自从我们结婚以后,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到两个月。我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江氏集团无理拆散。

我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,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。


发表日期:2003年4月21日 星期一



 相关文章:
>> 打印机版 关闭窗口 <<

Email editors: editor@yuanming.net © 2001-2003 欧 洲 圆 明 网